• 会员公告

    天堂之花的种子香

    2017-06-12

    去潼南参观特色古建筑的时候,途中经过了一家小作坊,里面飘来阵阵清香。门前有人在休憩闲聊,屋内有人在不时加火,房顶吐出一股浓烟,好像太上老君炼丹炉一般。这熟悉的淳香勾起了心中的好奇猫,真想瞧瞧里面在炼什么“灵丹”。

    杨尚昆故居刚翻新过,纵深向两边扩展的设计让初来之人方向迷失。院内的腊梅、葡萄、古井旁的槐树已经默默陪伴逾百年,依旧苍翠屹立,岁月留在他们身上的痕迹只是长了个子与年轮。杨氏古宅座落在长摊子大院,古宅十分考究。门前流过的一条河像一个腰带一样转几个弯经过;右势的的群山连绵环抱像奔跑的白虎一般;前方的三座小山坡,呈品字形矗立。虽不懂风水,却也能深深体会从前生活的人们因地制宜与自然实现和谐相处的用心。顺应自然和巧妙利用自然,没有过多的破坏,很好满足了需求与发展。在古宅后院有棵百年的橙子树,听说是杨尚昆小时候亲自种下的,杨尚昆个人经历的照片中就有这棵橙子树。它见证了他的劳动与成长,如今已经十分粗壮,枝头年年挂满绿油油的小橙子。

    或是初来古镇眼花迷乱了吧,离开时无法记住太多,唯有植物清晰印在脑海。那些植物让人敬佩,岁月时光在流转变化,然而他们始终陪伴,就像当初刚来这个院子一样纯真,以后仍将如此。不禁对比想到现在:匆忙步伐,快速消费,各式食品添加……简单如初的东西已成为记忆,然而人们又喜欢在获取成功后转头寻找以前的老物件。

       突然又想起了来时的那股香味,那不就是小时候家里做菜时熟悉的菜籽油香味嘛!刚刚经过的地方应该是个榨油坊。于是原路返回,去到了那个榨油坊。油坊的师傅们是当地的村民,十分热情讲解了榨油过程。耿直的重庆人还是沿用老一辈人的土榨油方法,师傅们说用以前的老方法(物理方法)榨出的油“可香着哩”,尽量保留了菜籽油的原滋原味。

    看着一滴滴油慢慢流出,汗流浃背的老师傅往炉子里添加煤炭,不时添舀菜籽,熊熊燃烧的火苗和师傅红彤彤的脸上传递出来的喜悦,让人看了也忍不住被这样喜悦的氛围感染。此时的这间作坊淳香满屋,让人想起了小时候妈妈在厨房做饭的情景,那时候厨房飘的就是这股子香味。

    时光荏苒,变化万千。古宅会废旧,院内的树木依旧苍翠;儿时围守灶台的小孩已长大,那股记忆中的香味幸得寻觅。林清玄的文章中有这么一段描述:“回家的路要经过一片油菜花田,我跑入田埂,油菜花几乎与我等高,又映着夕阳,因此我的眼前一片金黄的光泽,芳香四溢,花香整个包围着我。 我的心灵光一闪,猛然停下脚步,转了一圈,看着四野无尽的、光灿辉煌的油菜花,心胸震动不已:呀!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天堂吗?  ”视野范围内全是金灿灿的油菜花让他感觉仿佛到了传说中的天堂,油菜花也被他称之为“天堂之花”。那样美妙的感觉不是作者没办法体会,但他对油菜花——天堂之花的赞美却也美好。

    “天堂之花”结了种子,勤劳、朴实的人们把油菜籽用保留原始淳香的方式进行压榨、沉淀,最后让它走进厨房,让这股承载童年记忆的香味在与油盐酱醋的缠绵中传递着人与人之间的爱与感恩。

    我们没办法回到小时候,幸好这股香味依然保留着……


    幸好去了潼南双江,有幸寻得这股熟悉的香味。一切在变,一切又未变。